当前位置:主页 > 短句大全 >

天黑也难算计,岂知人心恶更深

时间:2018-08-27 阅读:88
 路上行走的都是扛着大包小包笑呵呵准备回家的工人们,路上的人一天比一天少,要走的都走得差不多了。赵德全也是这归乡大军的一员,但是他的火车票买得太晚,踏上归程的这一天都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。这天,赵德全背着大背包,提着一些特产独自走在厂区的大道上,手里捏着回家的车票,一边走一边看还提起特产来打量一番,然后就仰着头傻乐。一旁的巷道里一辆摩托车打头,后座上一人手持铁棒,驾车之人也是头戴盔,双手握扭车把。摩托车之后跟着的是一辆面包车,这面包车的引擎也是一直发动着的。这个时候,一名小喽啰跑到摩托旁边对摩托车手说:“标哥,都打探好了!路上只有他一个人,已经走到没有监控的那段路了!”摩托车手闻言,打下头盔的挡风罩,摩托飞驰出去,直接向着还在路上边走边傻乐的赵德全驰去,后座上的打手已经把手中的大铁棒后扬,目标直取道路右侧赵德全的后膝。一声惨叫,摩托车飞驰而去,赵德全躺在地上抱着腿嚎叫着,几乎赶得上屠宰场里的案墩上的待宰的猪了。满地都是赵德全的东西,面包车靠上来,两个人下车来把赵德全抬上车,而后把地上的东西都收上车。赵德全被抬上车后,惨叫声渐渐被自己压下来,下车抬扶的两人表现的也十分和善。赵德全一边道谢一边拜托司机师傅能让他下车,他还要尽快赶到火车站去上车。面包车的司机也表现得十分友善,一边发动车架前行,一边说要把他送到医院去查看治疗,不管赵德全怎么拒绝都没用。但是,他们此行的的目的地却不是城区的大医院,而是一家位于郊区小镇的私人诊所。一个半小时左右,面包车到达了这家私人诊所,而这家私人诊所的门外却是停了一辆摩托车,车边还随手扔了一根铁棒。看到目的地已经到达,安抚赵德全的两名男子对视一眼,由一名吸引赵德全的注意力,另一名男子拿出一个盒子,从里面取出一支注射器,干净利索的扎进赵德全的臂膀,推压,注射液就全部进入赵德全的身体里了。赵德全还想发声叫些什么,但是麻醉针的剂量也许给得太足,赵德全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把手挥动几下就昏睡过去了。等到赵德全彻底没了声息之后,车上的人才把车门打开,把赵德全抬进诊所。这时,司机把赵德全的手机摸出来,招呼了一名小弟,这名小弟就是在小巷边放哨的那名小喽啰。这个小喽啰恭恭敬敬,点头又哈腰的走到司机身边:“浩哥!”被叫作浩哥的司机把手机递给小喽啰说:“知道怎么说吧?”小喽啰结果手机,一边长按*键解锁,一边说:“放心浩哥!绝对没问题!”就在小喽啰回话的时候,要找的电话已经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